空心树树了个洞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多年的荒唐终于尘埃落定。

四年前我喜欢的人和我最讨厌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四年后我喜欢的人和最好的朋友是我最讨厌的人最好的朋友

天知道我活了个什么ball)

面对这件事就是在治病。

自私任性豢养了我。

无力感。
习惯了逃避,就像在跑步机上逃命,永不停止,也不能离开。

那么耀眼,让我无法在夜里入眠。

迷路了。

不爱阅读的我大概需要一个book list。
先把《万历十五年》看完吧。